新疆生产建设兵团-乐鱼app下载

兵团榜样丨魏德友:用不变初心 筑不朽界碑

发布时间:2024年01月08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编辑:兰君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莫丽德尔·塔帕衣

1月1日,早晨8点,微亮的晨光还未唤醒沉睡的大地,位于边境线的萨尔布拉克草原显得格外宁静。

此时,九师一六一团退休职工魏德友打开电灯,开始为升国旗作准备。没过多久,旭日初升,在屋外的旗杆前,魏德友的妻子刘景好拽紧绳索,魏德友奋力挥动右臂,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便迎风展开。

魏德友说:“不管走多远,看到五星红旗就能找到家。”这样的清晨,他们已经共同走过了半个多世纪。

“爸妈,新年快乐,好想你们……”魏德友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们一大早便打来电话。逢年过节,魏德友和孩子们通常以这样的方式互相问候。

升学、入伍、出嫁、娶亲,孩子们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。其间,魏德友的父母相继离世,因为正是大雪封山时节,魏德友终究没能见上父母最后一面。

谈起这些,魏德友总是说:“亏欠了孩子。但是,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党让我们干啥,我们就干啥。一辈子守在这里,不后悔。”魏德友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从来到萨尔布拉克草原的那一天起,他就没有想到过离开。

1964年,24岁的魏德友响应党的号召,与30多名战友一起从原北京军区转业到塔城地区,成为九师一六一团原兵二连的一名“新兵”。

魏德友和全连职工齐上阵,在放牧的间隙开荒、种树、挖地窝子,沉寂多年的戈壁荒滩渐渐焕发出生机。1967年,魏德友与来自山东老家的刘景好成了亲,在这里,夫妇俩养育儿女,一起放牧巡边。

每天,魏德友都会带着一把水壶、一台录音机、一架望远镜和一根羊鞭,吆喝着羊群走出家门,沿着熟悉的牧道开始巡边。这一走,他便从青涩走到了暮年。

“守边护边是工作和职责,既然选择了,就要一直干下去。”魏德友对记者说。

在一望无际的荒漠戈壁,恶劣环境、艰苦条件和如影随形的孤独感,是魏德友夫妇需要面对的困难。

魏德友在极端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坚持巡逻,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1987年冬天,魏德友骑马巡边突遇暴风雪,很快就迷了路。经过5个多小时,已近绝望的魏德友被边防战士救起,逃过一劫。

在他看来,艰苦孤独也是一种考验。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就要接受考验、战胜困难。”魏德友说。

1980年,魏德友所在的连队被裁撤,昔日的战友们陆续离开,但魏德友戍守边防的决心始终没有动摇。后来,边防连换了二十几任连长、指导员,魏德友却仍然坚守在这里。

60载,从青春年少到满头银丝,魏德友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,管控区内从未发生一起涉外事件;巡边总里程20多万公里,相当于绕赤道5圈,被人们誉为边境线上的“活界碑”。

“七一勋章”获得者、时代楷模、全国道德模范……魏德友获得的荣誉有很多。而他却总是说,自己只是一个守边人,做了应该做的事情。

魏德友的家里有一个宽敞的院子,如今已经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魏德友的守边事业后继有人,2017年,魏德友的女儿魏萍成为新一代护边员,每天陪着父亲一起巡边。魏萍说:“戍边6年,我深切体会到父母对边境线独有的那份感情,我要像父亲一样,把祖国的边境线守好。”

“一天不去边境线上看一看,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”魏德友说,只要身体允许,他都会与女儿一起前往距离家3公里处的界碑,走一走巡边路,给女儿讲一讲当年的故事。

魏德友说:“看到界碑,就像看到自己的家人一样,守好它,就是守好自己的家。只要能走得动,我就要一直守护下去。”

网站地图